果然有一丝桂花甜香缓缓升起

正文:

小虎举着拿碗的手听完两人的高谈阔论,一口把碗中之酒牛饮入喉,果然有一丝桂花甜香缓缓升起,不免叹道:“可惜这上好汾酒,竟被桂花露糟蹋了。”一向嗜酒如命的小虎竟然不再动那酒坛分毫。那个英俊非凡,一身洁白文士长衫的男子剑眉直立而起,脸色微变,心想自己对这酒赞不绝口,而这乡下少年竟敢拂自己之意。一向目中无人的他怎能接受,一握拳头就想上前喝问。长得有如水仙花的少女拉住男子的手,说:“小枫,别跟这些俗人一般见识,我们吃我们的!”说完,拉着男子坐下,对立在一旁的店小二说:“你挑些可口清淡的菜给我们摆上,酒就要他们那种!”说着,眼角一扫小虎两人,神色极为不屑。小二为难的搓着手,说:“这酒就剩那一坛了,要不我给你们换另一种?”小枫不理小二之话,站起身走到正埋头猛吃的小虎面前,敲了敲桌子,说:“这位兄弟,请问刚才为何说桂花露糟蹋了这坛美酒?”小虎抬起头,用手擦了擦满是油的嘴,说:“酒是越烈越好,桂花露冲谈了烈味,而且还带有一些红粉气,不是糟蹋了是什么!”小枫一愣,想不到小虎的回答也有些道理,他本不是不讲道理之人,便把轻狂之心收起,说:“既然兄弟不喝了,不知可否转让与我!”小虎哈哈一笑,说:“这酒就算我请你的,还说什么转让不转让的!”转头习惯性地问:“小花,你说是不是?”小枫随着小虎的目光转向花满天,这一望之下,把他气得七窍生烟。原来花满天眼光痴呆的望着和他一起来的少女,脸色淫贱,大口张开,一串口水顺着嘴角流下,在反射着油光的桌上堆积成一个圆潭。小虎见情况不妙,把手中吃剩的鸡腿往花满天脸上扔去,笑道:“小花,作梦呢?”那少女已经发觉花满天的异样,雪白的脸上升起一团红晕。花满天被鸡骨打在脸上,突然叫道:“别烦我,没见正在欣赏美女吗?”小枫终于忍耐不住,手一抬,一把精钢折扇凭空出现,含怒向花满天头上打去。小枫这一出手,虽然是含怒而出,却架势沉稳,显得潇洒飘逸。不过从折扇上传来的破空之声来看,小枫内力雄厚,这一下若打实,花满天不死也只剩半条命。花满天还陶醉在少女的美貌之中,对小枫的攻击毫不理会。小虎见花满天被袭,忙站起身准备伸手来挡。小虎虽然天生神力,却没学过半点功夫,等他手伸到之时,小枫的折扇已经离花满天的头只有几寸远了。眼看花满天就要遭到无妄之灾,忙着害羞的少女突然行动,飘到小枫身边,拉住即将打在花满天头上的折扇,说:“我们还有任务在身,别在这种乡下小子身上费功夫,走吧!”从怀中掏出一快银锭,抛在花满天面前的桌上,娇哼一声,对小二说:“他们这一顿我请了。”说完,拉着愤怒不已的小枫下楼而去。小二在刚才快要动手之时就躲了起来,如今见少女出手就是一锭不小的银子,忙跑到花满天面前,边伸手来拿银子,边说:“这位小姐真奇怪,明明花爷惹恼了她,还要替花爷给酒钱。”手摸着银子,却提不起来,奇怪道:“噫,这银子生根了不成,怎么拿不起来?”少女下楼后,花满天逐渐恢复神志,见小二动手来拿银子,忙拿筷子敲小二之手,说:“把你的臭爪子拿开,这是那位小姐给我的,你乱动什么,滚一边去!”小二叫道:“这可是酒钱,不是那位小姐给你的!”花满天从怀中掏出一个元宝,扔给小二,说:“拿去,别再来烦我!”小二见花满天给的元宝比桌上的要大许多,眉开眼笑地说:“是,是,我滚!”走了两步又回来问道:“这银子给酒钱还剩许多,不知道花爷还需要什么酒菜么?”花满天喝道:“你看着上,还问什么!”小二走后,花满天伸手去拿银子,银子竟是纹丝不动,低头仔细一看,拍拍心口笑道:“我说那美女为何要替我给酒钱,原来是耍了一手来威吓我!哈哈,我花满天是什么人,那有这么容易吓到!”小虎饶过来一看,只见那锭银子入木三分,镶在木桌之上,伸手将银子取出,在另一个位置按下。这木桌为坚木所做,又因为长年吃油,而变得结实非常。小虎费了半天劲才将银锭压入木桌中,叹道:“想不到一个娇柔小姐随手一抛就把这银子镶入桌中, 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址要是银子落在你的头上, 安徽快3网上购买那你不是镶金带银了么!”花满天不怒反笑, 正规安徽快3投注网站网说:“功夫好有什么用, 安徽快3手机投注我随便使个计策,就可以把他们弄得狼狈不堪。”小虎不屑地笑道:“你的花氏三绝招不外乎下药、撒石灰、放拌马绳。这些玩意对付一般人倒是有效,对有武功的高手却是没用。”花满天神秘一笑,低声说:“你又忘了我有‘优秀山贼手札’,上面不但记载了各种整人计策,还记载了各种整人工具的制造方法。以花老大我的巧手,要制造这些东西容易得很,昨天那个骷髅头不就是我花半天时间做成的。”说完后,不理小虎,一脸痴呆地说:“双胸暴突,小腰一握,红润小嘴,妙目传情……美,实在是美。小虎你说,要是抱着她睡觉,是不是快乐似神仙?”说着说着,口水又流了下来。“……”可叹‘优秀山贼手札’中各种精妙计策,竟被花满天理解为整人专用,要是写此书的风尘奇人得闻,还不得活活气死。说起这本山贼手札来,真是一本奇书,上载天文,下记地理。不但记载了许多精妙计策,一些想所未想,闻所未闻的绝妙工具,对罕世的奇珍异宝、珍禽异兽,乱世的各地帮派、奇人异事皆有详尽记载。这时已是正午,三天酒楼的客人越来越多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其中大部分是外地人,个个手拿兵器,人人武艺不凡。正在花满天和小虎说话时,一个红光满面,满脸堆笑,浑身补丁,手拿打狗棒的老叫花子走上三天酒楼二楼。小二见来者是个老叫花子,拦住他的去路,抱手用轻藐的眼神看着老叫花子,说:“这是有钱人才能来的地方,你还是下去捡冷窝头吧!”楼上许多大声吆喝的江湖豪客自老叫花子上楼后,便规规矩矩的坐着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现在见小二出言不逊,一些人的脸上已经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。花满天因为正对着楼梯,所以首先看到老叫花子,老叫花子身上醒目的九块黑色补丁引起了他的注意。根据‘优秀山贼手札’记载,只有丐帮帮主才有资格在衣上缝九块补丁,那这个老叫花子岂不是现任丐帮帮主--仇四喜。花满天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,虽然知道那老叫花子乃当今武林四大奇人之一的丐帮帮主,却没有丝毫畏惧。花满天向店小二招了招手,叫道:“小二,把老头请过来,花爷请他喝酒!”小二见花满天发话,只得让开身子,预测推荐放仇四喜过去。楼上诸多武林豪杰见一位少年请丐帮帮主喝酒,还当花满天是著名大侠的公子,心中暗暗记住花满天模样,以后行走江湖也不至于惹了这等大有来头之人。仇四喜走到花满天身旁坐下,脸上没有丝毫因为被阻的不愉快表情,打个哈哈,笑道:“呵呵,多谢小兄弟请老头喝酒。”说着,也不客气,赤手抓起菜来便吃。仇四喜不拘小节的举动很对花满天的胃口,花满天现学现卖,丢掉筷子,也用手抓起菜吃,笑道:“仇老帮主乃晚辈心仪已久的前辈高人,不知有多少人想请帮主吃饭,而不能,小弟可算捡到宝了!”仇四喜听花满天如此说,又见桌上有两个银锭印出的模子,其中一个是用蛮力挤压而成,另一个却是用上乘内功抛掷而成。仇以为这两个模子是出自花满天和傻虎之手,心中一转,想道:这种内功乃独孤家的密传内功,原来这小兄弟是独孤世家的公子,难怪他一眼便认出了我。难道独孤霸天也想插上一脚?这可不妙!又打探花满天一眼,心想:独孤家族乃武林四大家族之一,为何他穿得象个乡下人?对了,他们定是早就来了,穿成这样是为了掩人耳目。看他鞋上还有未干透的泥土,定是先我们一步去寻那宝藏了。都说独孤霸天老谋深算,看来传言不虚,我们刚赶来,他已经派人搜索多日了。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仇四喜笑问道:“小兄弟,那枫叶谷中是什么模样,你说给老叫花子听听!”花满天一听这话,张大了嘴,神色立变。原来那枫叶谷虽然谷如其名,风景甚是优美。特别是一到秋天,枫叶满山,整个山谷如烈火燎原,美如仙境。可住在石天镇附近的人都知道,枫叶谷中有一深潭,潭中有一水龙。这水龙身形巨大,有吞云吐雾的本领,一旦有人走入山谷,那水龙便现出有如巨蟒的身躯,嗜人而食。花满天是个闲不住的人,一有空,便在石天镇四周的山里乱逛。那座山上的果子好吃,那座山上兔子好抓,那座山中有温泉,那个位置是偷看在温泉中洗澡美女的最佳位置,他无所不知。枫叶谷里有水龙之事,花满天自然知道,可生性好玩耍的他为了亲眼目睹水龙长得是什么模样,还是鼓起勇气闯了一次。那一次闯入山谷之后,只见一只有两人合抱般大,长约十来丈,有着一颗三角型巨大蛇头的怪物盘在潭边晒太阳。那怪物见花满天进谷,立起身子,带起一阵腥风便向花满天扑来。好在花满天刚入谷便看到水龙,水龙刚起身,花满天转身便跑。这一跑可说是花满天有生以来跑得最快的一次,地面虽然崎岖不平,他却健步如飞。饶是如此,他还嫌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恨不得把手也用上。就在花满天刚出谷的刹那,水龙也追到了谷边,看见花满天出谷,虽然抬口就能把花满天吞下肚,可水龙却转身游了回去。这一次的惊吓,把花满天吓得三天没睡好觉,以后再也不敢走进枫叶谷半步了。仇四喜提起枫叶谷,花满天想到水龙的恐怖模样,一时走神,嘴张开后,竟未闭上。花满天很快从恐怖的回忆中苏醒,为了掩饰糗态,哈哈笑道:“知道,怎么不知道,现在谷中一片火红,正是风景最美之时。山谷里还有一只水龙,我昨天才和它玩耍来着!”话刚落地,一直狂吃的小虎把嘴里一口食物喷得到处都是,脸色带着狂笑的表情,可被食物所呛,只是一个劲的剧烈咳嗽。花满天把沾在脸上的一块回锅肉抹掉,骂道:“这么多好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,咳死你才好。”虽然话是这样说,却站起身用手在小虎背上拍起来。仇四喜见花满天所说和传闻中一样,还以为他真是独孤世家的人。可听了花满天之话后,又心生疑惑,因为花满天话语略微轻浮,举手投足之间非但没有大家风范,连功夫底子也是半点没有。正在仇四喜猜测之时,一个魁梧老者走了上来,见仇四喜在场,笑道:“好哇,原来你躲在这里会小朋友,让我一顿好找!”老者声音有如闷雷,将地板震得微微颤抖。楼上之人见魁梧老者上楼,纷纷神态恭敬的起身站立,齐声问候道:“盟主好!”魁梧老者手一挥,说:“都坐下喝酒,不用这么多礼。”原来这魁梧老者乃西南白道盟主--王五仇四喜拉王五坐下,笑道:“老王,这两位小兄弟知道枫叶谷怎么走,是不是请他们为我们带路。”王五扫视两人一眼,眼中精光突现,笑道:“好啊,只是不知道两个小兄弟功夫如何,万一有个好歹,可不好向你们大人交代。”花满天听说要带路去枫叶谷,也顾不了面子问题,开始打退堂鼓,笑道:“那枫叶谷很好找的,向南一直走,见到一个火红的山坡便是。我们还有事,不多陪了。”说完,不等仇四喜和王五有所反应,拉着小虎便起身下楼。两人刚走到楼下,令花满天心神皆迷的少女又婀娜多姿的走入三天酒楼。花满天看着少女,眼光立刻呆滞,举步不前。少女却当没看到花满天一般,和小枫径直上了楼。花满天不由自主的跟着上了楼,小虎根据以前的经验判断,这时叫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,只有陪着上来。少女上楼后,走到王五身前,行个礼,娇笑道:“王爷爷好,爷爷叫我带他向您问好!”王五笑道:“小丫头几年没见,长得越发水灵了,快赶上你娘当年的风采了。”少女脸一红,低下头去。王五对仇四喜说:“这位是独孤霸天的孙女独孤玫。”又对独孤玫和小枫说:“这位是丐帮帮主仇老头,还不快叫人。”独孤玫和小枫叫了声仇爷爷,仇四喜问独孤玫道:“这桌上的印记可是你留下的?”小枫抢道:“刚才有两个少年对玫妹无礼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王五厉声喝道:“谁问你了?插什么嘴,你可知道礼仪之道?现在不是在家,你娘可护不了你,再这样我可要代你父亲教训你了。”小枫乃王五之孙,叫王枫。王枫见王五发火,不敢再辩,忙垂手站立,不发一言。独孤玫见状,忙岔开话题,小声说道:“这印记是小玫所印,小玫轻狂,还请爷爷们处罚。”仇四喜忙说:“要是年轻人没有朝气,那不是和我们这些老头一样了么。不过以后不可随意炫耀武功,要是被世仇盯上,可了不得。”独孤玫笑道:“小玫知道了。”仇四喜弄清印记的归属后,心中暗笑自己过于小心,不过这笔宝藏对西南王甚是重要,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。又想:这独孤玫惹人怜爱,又和王五甚熟,看来独孤霸天是自己阵营中人。这样一来,取这宝藏的机会又增加不少。就在这时,花满天突然跑过来,说道:“我突然想起现在没事,是不是现在就去枫叶谷,我这就带你们去!”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爱是感情的基础,正常的男女一般一个星期会做三次左右,高质量的爱往往少不了情趣玩具的助兴,其中G点震动棒不管是自慰还是当成男女情趣用品,都能让使用者感受到较强的快感,让女人潮 ~ 吹不再难。

,,湖北快3投注
posted @ 20-06-04 09:5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河北快3投注网 @2014

Powered by 河北快3投注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